宋代才女婚後難忘舊情寫首詞,古代名家不點評,卻成一首千古名作

宋代才女婚後難忘舊情寫首詞,古代名家不點評,卻成一首千古名作

宋代文壇,才女輩出,她們的存在為宋詞注入了一股來自女性的婉約之美。若要論才女中的翹楚,清代文人陳廷焯曾這樣說:「宋婦人能文者不少,易安為冠,次則朱淑真「,這裡說的易安就是清照,而僅次於她則是才女朱淑真。

那些傳統士大夫們能欣賞得了李清照的痴情,畢竟李易安的詞再任性調皮,多數時候也不過是在婚後表達對丈夫的相思;但他們卻容不下朱淑真的多情,在他們眼裡哪怕婚姻再不幸,作為一個已婚女子,也不能寫出「月上柳梢頭,人約黃昏後「的輕狂之語。最後,朱淑真在流言中跳湖而亡。

伊人含恨而去,是是非非或許已不用再計較,我們需要記住的是做為宋代頂級詞手,朱淑真足夠驚艷的。本期要和大家分享的就是朱淑真婚後覺得不幸福,寫下這首詞思念意中人,全詞句句絕美,雖宋明清等名家都不予點評,它卻照樣成了一首千古名作。

《謁金門.春半》

宋.朱淑真

春已半,觸目此情無限。十二闌干閑倚遍,愁來天不管。

好是風和日暖,輸與鶯鶯燕燕。滿院落花簾不卷,斷腸芳草遠。

朱淑真嫁的是一個文法小吏,兩人雖門當戶對卻志趣不合,這是她後來所有不幸的根源。在這首詞中才女借惜春來懷人,難忘舊情的她所思的是何人我們不得而知,但這顯然令已嫁為人婦的她痛苦不已。

詞的上片就是妙語,春天已過去大半,看著眼前之景令詞人無限傷情。此時的她倚遍欄杆,但心中的愁卻連天都管不了。閨怨情詞中一直都有倚欄的意象,詞人將其活用,升華為「十二闌干閑倚遍」,可謂十分高明,將自己的愁苦寫到了極致。

詞的下片不細寫春光,卻引入了成雙成對的鶯燕,因為它們最能刺痛詞人的心。風和日麗,鶯燕成雙,與滿院的落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,也與詞人內心的痛苦形成了強烈的反差,一切愁苦都在不言中。

值得注意的是「簾不卷「三個字,為何不捲起帘子?因為心中傷感,看見簾外的鶯鶯燕燕和滿地落花,會讓她更加痛苦。不得不說,朱淑真對遣詞用字是極為講究的,這3個字似輕描淡寫卻言簡義豐。這也體現在最後5個字上的落筆上,芳草凄凄綿延而去,詞人思念的人也在目不能即的天連連,這令她斷腸。詞人通過芳草將眼前之景延伸至遠方,言有盡而意無窮,令人回味無窮。

縱觀全詞,就詞作本身來說,筆調婉約細膩,通篇寄情於景, 最難得的是對字句的運用上可謂字字珠璣。但我們也能看出,與李清照思念丈夫的諸多名篇相比,朱淑真這首詞其實寫的是頗為隱晦而又壓抑的,這自然是因為自己此時身份的不允許。後來朱淑真選擇了離開這個不愛的丈夫,回到了娘家,但卻沒有獲得娘家的支持,這成了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,令人噓唏不已。